[天下相亲与相爱]我们是如何在三个月将快手号做到百万粉丝的?

时间:2019-07-19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适合大学生的笔记本

  ——《我们视频》副总经理彭远文谈快手号运营

  本文为新京报“我们视频”副总经理彭远文的演讲精选,自2016年9月11日创办以来,作为一家专业深耕新闻视频的媒体,“我们视频”月生产量达3000条,几乎覆盖了全部社会热点新闻。彭远文作为资深媒体管理者,对媒体的趋势和自媒体号运营有深刻的见解,本文站位高,操作思路清晰,“我们视频”在三个月的时间内在快手打造了一个百万粉丝的媒体大号,借鉴此文操作短视频账号,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我们跟平台的合作模式,决定了媒体之路如何走下去

  谈平台合作,我想先谈媒体的平台之痛和角色转变。

  这几年媒体的情况特别不好,有很多原因,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媒体失去了自己的平台,比如报纸没人看了,电视台收视率下降,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商业模式失败了,这个商业模式已经完全不成立了,这是我们媒体最痛苦的一个原因。

  坦率来说,在这个生态里,媒体去做自己的APP平台,这条路基本上不通,全世界没有什么成功的案例。因为以前的市场是分散的,一个城市就可以容纳几家都市报,但是,现在全中国都是一个市场,一个用户手机里面可能就只有一个新闻APP,媒体要去竞争是跟头条、腾讯、快手、抖音这样的平台竞争,只有央媒和一些非常大的媒体可以玩。

  在这个时代,我们媒体必须要跟平台合作,媒体最擅长的部分是内容生产,做好内容生产其实就可以了,我们跟平台的合作模式,决定了媒体之路如何走下去。

  二、如何选择平台,哪些平台粉丝是有价值的?

  我们现在主要跟三个平台有合作,首先是腾讯新闻,这是我们重要的新闻资讯的分发平台,我们的合作模式是版权购买的形式,腾讯新闻在这方面比较厚道,也成了我们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然后是微博,我觉得微博是热点话题和传播最重要的平台,我离不开它。如果我做新闻的话,微博是绕不开的平台。微博也会给我粉丝,这个粉丝是有价值的,就像微信公众号一样,他们都给我们有价值的粉丝。

  如何判断粉丝有没有价值?就是当你的号被盗了,这些平台的粉丝有没有关注到。所以,我觉得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的用户是真用户,同样短视频平台,快手给你的用户也是真实的用户。

  三、媒体如何利用快手做人物纪录片?

  为什么要入驻快手?“我们视频”属于新闻资讯视频栏目,而快手在我眼里主要是两个作用:一个是我们人物故事新闻内容的主要来源,另外是一个新闻视频分发平台。

  怎样利用快手这个原发人物新闻选题平台呢?我举一个之前拍过的“塔吊女工”纪录片的案例,这是我们拍人物纪录片的“另外一种可能”。

  我的第一份媒体工作是在中央电视台,那里有比如《百姓故事》、《纪事》等中国最顶尖的人物纪录片栏目,有我非常尊重的一些老师,他们拍一个人物可能需要半年或者一年,很多时间节点都要亲自去拍,时间非常长。

  现在,我们通过快手可能一两天就把半年一年的工作完成了。因为这个吊塔女工在快手上发了两三百条视频的内容,涵盖了春夏秋冬,涵盖了一栋万丈高楼从地起的过程,我们梳理这些素材就可以把几年时间跨度的内容全部整合在一起。通过我们的采访,她会谈为什么出来打工,谈到其它的工作内容,谈到她对未来的期许……这个片子结尾的时候,她说希望以后带着孩子来到这里,说“这栋楼是妈妈参与修的”,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案例,为我们媒体做人物纪录片提供了新的模式。

  四、如何利用快手做大型策划和爆款新闻?

  媒体如何利用快手做大型策划?今年五一节的策划,我们要做42个各式各样的劳动者。可以想像一下,传统媒体在做一个大型策划的时候,想做一个42个人劳动者的策划多么费劲?我可能派一个20个人的团队花一个月也未必能够做得出来,找选题?这些人找哪里去找?根本找不到,还要去各地拍摄。

  现在,快手上面有非常多的人物资源,我们可以用最经济的方式,做劳动节这样非常大的策划。我们在快手上找到了非常多有意思的劳动者,有“创造101女孩”、“工地水鬼”、“林海孤岛摆渡人”、“造火箭的90后极客少年”,而且这些人物的故事都很精彩。

  另外一个案例是8岁女童“小汤圆”的故事,可以说明我们是如何用快手做出爆款新闻选题的。最开始的时候发现这个选题,就是快手上的一个视频,我们对8岁女童“小汤圆”做了一个报道,随后,这个报道出来引起了很大关注,邹市明、徐灿等大咖纷纷关注转发,我们紧接着采访了邹市明。到后面徐灿邀请“小汤圆”看比赛的报道,再到邹市明邀请两兄妹俩参加比赛,我们联合快手、腾讯一起做了现场直播。这个连续的选题,是我们跟快手密切合作完成的,结果是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这个小姑娘的命运。

  我觉得快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题来源,国内没有比快手更好的人物类选题的平台。

  五、如何利用快手做新闻分发?

  简单谈一下快手作为一个新闻分发平台的能量。

  2018年我们视频入驻快手,真正在快手这个平台发力,也是近几个月。以最近整理的6天的数据分析,我们发了79条视频,总的播放量是4.4亿,条均流量是562万。

  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据,单条播放量已经超过了我们在腾讯和微博的表现。一般来说,超过百万播放就是非常了不起的,79条的条均流量还能够达到500万以上,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

  所以,快手作为一个新闻视频的分发平台,我觉得太重要了,一定要去做。

  六、在快手上做内容要注意一些什么?

  我们会从形式与内容至少这两方面考虑。形式上,最基本的就是必须是竖屏形式的视频,才会发布到快手上。所以,从这个标准来审视我们团队的视频,很多会被直接过滤掉,比如塔吊女工的内容做成横屏的,效果不是那么好。

  在视频时长上,我们也尽量控制和缩短时间,这也符合快手用户喜欢“时长短、节奏快、密度高”的特性。从内容上来看,快手用户普遍喜欢核心画面和核心现场,特别喜欢现场感特别强烈的视频。

  总结起来,我们做竖屏视频,时长不超过30秒,需要有核心现场的内容。

  七、必须要谈的营收问题

  营收是非常重要的内容,是必须要谈的。

  我之前在《Vista看天下》负责新媒体6年时间,当时有非常多的平台找我合作,我对于平台有两种选择,一个选择就是直接给我版权费用,就如同我们现在跟腾讯的合作模式;另外一个选择就是给我用户,给我完整的广告经营权,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

  中国的媒体现在走上了越来越艰难的一条路,具有中国特色的新闻平台模式,使得传统媒体变成廉价的甚至是免费的内容提供者,这样的合作模式我觉得非常不正常。

  我们非常看好快手,特别是对快手的商业模式寄予厚望。巨大的流量,就意味着巨大的曝光量,这对《我们视频》拓展受众面,提升栏目的整体品牌效应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商业变现方面,按照目前流量来计算,在快手平台上我们应该能获得超过100万的年收入。

  从平台赋能的角度,我希望快手平台能够给我们在商业化上面提供更多的符合移动互联网时代基本的功能,让我们共同把这个市场做大。

  八、快手是个好APP

  《快手是个好APP》是我三年前在杂志社的时候写社论的一个标题。

  我记得三年前的时候X博士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底层残酷物语》,把快手写得非常差,当时舆论影响很大。作为一个写社论的人肯定不能放过这样的议题,所以我下载了快手看了一下,写了这样一篇社论《快手是个好APP》。

  我觉得快手太棒了!举个例子,我刚上快手的时候就发现,上面有一个农妇上传了她在家里面打麦子的视频,大概几十秒。这样一条视频有100多万浏览量,评论几千条,有的说“我家也要打麦子了”,有的说“我两年前在家打麦子的时候很辛苦”。

  我突然间特别感动,我们作为媒体人,经常觉得要为底层人民代言之类的。其实,所谓代言都是不靠谱的。我们没有在那个位置,不了解凭什么代言?

  我以前谈打工,后来我被朋友嘲笑,他说,“你应该回东莞这些工厂再去逛一逛”。

  我还在谈春运买票的问题,他嘲笑我说,“你别说了,人家打工的人早就回去了!”

  之前,有一个老师要给工地上的民工送大衣,但实际上,他们一天挣几百块钱,已经不需要了。

  快手给普通的人发言的机会。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产品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是我当时写《快手是个好APP》的感受。

  我今天为什么还要把这句话拿出来说?我不是为了讨好快手,而是我觉得快手是一个可以对话的平台,是一个可以对话的机构。

  我觉得价值观是一个看起来不太重要,但是实际上无比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作为一个媒体负责人跟快手的合作过程中,快手并没给我们比普通人更多的推荐,快手的克制,对于平等价值观的支持和坚守是非常令我尊重的。我也深切的体会到快手的价值观是我非常认同的。从这个意义上,就好像腾讯最近在谈“科技向善”一样,像更早的时候Google说“不作恶”一样,这决定了平台有没有可能跟你做更好的合作,它的价值观是非常重要的。

  我觉得快手的价值观决定了我们可以做更好的对话,并且可以得到良好的结果,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